1. 首页
  2. 咖啡心语

没有她,就没有精品咖啡

本文共1613个文字,阅读时长需要5分钟,请适当调低您的屏幕亮度,呵护眼睛健康。

如果说咖啡是上帝对人类的恩赐,那么如今席卷全球的精品咖啡浪潮就必须要感恩一位叫娥娜·努森(Erna Knutsen)的女士,她是国际咖啡界公认的“精品咖啡教母”。

自此引导越来越多的咖啡人踏上了从杯子追溯到种子的旅程,为人类开启了另一条寻根之路。

「精品咖啡」一词是在1974年,由努森女士所创,她定义精品咖啡为「特殊地理条件及微气候生产具风味独特的咖啡豆」(Special geographic microclimates produce beans with unique flavor profiles)。世界最大的精品咖啡组织美国精品咖啡协会(SCAA)在此基础上做了补充定义:精品咖啡豆应被高标准的精制处理、新鲜烘焙并合理的萃取。

1974年发表《咖啡与茶》一文,提出Specialty Coffee精品咖啡概念;

1982年将此概念推广到全球的咖啡市场,把咖啡从饮品提升到精品地位;

1991年获得SCAA(美国精品咖啡协会)首座终身成就奖。

没有她,就没有精品咖啡

作为精品咖啡的提出者,努森女士对精品咖啡文化的推动不仅仅限于这个概念,更重要的是她把精品咖啡推广到了全球,并把咖啡从普通饮品上升到了精品的层次,开创了咖啡新风潮与新时代,奠定了咖啡的新地位。

娥娜‧努森(Erna Knutsen)出生于挪威的北极圈,从小就听到母亲细细研磨咖啡的声音,也是因为这些新鲜的咖啡豆香味,与娥娜解下不解之缘。

直到40多岁她才真正开始接触咖啡,她对各种来自不同产地的进口咖啡,产生浓厚的兴趣,而那些品质极佳的单品咖啡,也促使她开创精品咖啡。她花了好几年的时间教育刚接触咖啡烘焙的初学者,培养他们对咖啡品质的认知与了解。当然,她对每一杯精品咖啡的品质要求和完整度都希望能做到最好。

没有她,就没有精品咖啡

之后数年里,由于对咖啡品质的全心投入,加上竭尽所能地在世界各地发掘更多好的咖啡,她去过许多咖啡生产国,也和咖啡种植者、出品商建立持久而稳固的信任关系,她不吝惜分享出自己在咖啡上累积的实际技能和各式经验,来改善生产的品质与问题,她对咖啡的热诚赢得许多荣誉,在精品咖啡市场拥有相当崇高的地位。

理论与实践总是并行的,终日与咖啡为伍的努森女士在咖啡生豆的处理技术上也有了前所未有的新突破,前几年她从日晒中发展出「蜜处理」程序,让咖啡豆胶透过日晒保留原液,烘焙后可喝到蜂蜜般的甜蜜感,层次丰富,被很多咖啡爱好者奉为选豆圭臬。

1982年她成为“美国精品咖啡协会”的最初成员和组织者之一,并二次在董事会任职,也担任过“太平洋岸咖啡协会”董事会的董事,更是唯一受邀参加过“国际咖啡研讨会”的女性。她是“美国精品咖啡协会—国际关系委员会”的委员,并延续她的精神去教育咖啡烘培师、咖啡零售商,以及提高大众关于精品咖啡的喜爱。2000年,她获得“美国精品咖啡协会”有史以来第一座奖项——“终生贡献奖”,这项荣誉不仅仅是对她的肯定,也证明了她这一生在咖啡事业上的贡献功不可没。

由于速溶咖啡进入中国市场最早,所以我们很多人对于咖啡的第一印象还是停留在速溶咖啡。时至今日,在精品咖啡文化尚不普及的情况下仍有不少人认为“极苦的、炭烧味重的、发黑出油的”才称之为咖啡,才叫有咖啡的味道。苦并非是咖啡的原罪,但所谓“精品咖啡”强调不同“地域之味”是其灵魂,所以咖啡并非只有苦味。花香、水果酸甜、药草甜、谷物淀粉甜、热带水果酸甜都是咖啡的美味。咖啡的苦味简单来说分为两种,一种是烘焙的香苦,另一种是劣质咖啡豆或过度烘焙萃取的苦。前者苦是好的苦味,而后者就是不好的苦味,也是另很多人对咖啡敬而远之的主要原因。好的咖啡苦味应该是能够让人感到愉悦的香苦。

不过,咖啡文化亦博大精深,不一定是只有符合定义的精品咖啡才好喝,如日本传统“契茶店”中精心冲煮的深煎咖啡也同样具有令人惊叹的美味。真正值得我们去追捧的不是精品咖啡的定义,而是进入消费者口中的那杯好喝的咖啡。

没有她,就没有精品咖啡

努森女士说:“coffee gives me the wonder life ”咖啡让我们此生无憾

原创文章,作者:刘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icafe.net/4329.html

联系我们

本站信息来源于网络,本站意在传播咖啡文化,若侵权请告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