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邻家美咖

中国人可以不懂喝咖啡,但要敢于装懂

本文共4146个文字,阅读时长需要11分钟,请适当调低您的屏幕亮度,呵护眼睛健康。

中国人可以不懂喝咖啡,但要敢于装懂

最近《权力的游戏》最新一集被吐槽镜头穿帮,一个咖啡杯赫然出现在龙母面前的桌子上,而权游官方Twitter现身承认:“这集出现的拿铁是个失误,龙母其实点的是花草茶。”

中国人可以不懂喝咖啡,但要敢于装懂

有网友评论说,这下名字长到咖啡杯完全写不下的龙母又多了个名字:南瓜拿铁饮用者。而老艺术家觉得,这其实不怪龙母,剧情太紧张了,喝杯咖啡压压惊。

在全世界都在叫嚣奶茶上瘾的时候,老艺术家默默端起了一杯咖啡。要什么奶茶自由,有咖啡内心就有peace & love。

不管你是速溶、挂耳还是手冲咖啡,尤其对北上广一线城市的年轻人来说,没有咖啡的早晨,是不完整的。能喝上手磨咖啡,苏大强都可以变成吴彦祖。

中国人可以不懂喝咖啡,但要敢于装懂

咖啡俨然当下年轻人迈入中产的标签式象征,即使坐在家乡的土炕上,杯中有挂耳,就能感受一种“只要心中有咖啡,哪里都是罗曼蒂克”的情怀。

中国人可以不懂喝咖啡,但要敢于装懂

在这以茶文化覆盖千年的版图下,咖啡还能独占一席,还能生长出独有的本土咖啡,这瘾我们早就沾上了,现在要戒,可比戒奶茶戒酒还难。

咖啡瘾,一百多年我们就沾上了

咖啡瘾大户伏尔泰早就被告诫别喝这种饮料,说是一种慢性毒药,喝了等于慢性自杀。伏尔泰一句云淡风轻,就搪塞了一切:你说的很对,它一定是慢性的,要不然为什么我喝了65年还没有死呢?

咖啡要是有瘾,在一百多年前,我们就已经沾上了。

中国人可以不懂喝咖啡,但要敢于装懂

△喝咖啡的民国女郎

咖啡传到我们这,最古老的传说是在明代末期,传教士和荷兰西班牙等商人往来时。等到鸦片战争时期,当时在唯一一个通商口岸广州,丹麦人开了一家咖啡馆,也就是中国的第一家咖啡馆。

但当时基本上给老外们解解瘾,清政府拒绝接受洋人文化,所以都没有什么华人前来消费。当时的咖啡在查嘉庆年间的《广东通志》里还被唤做是“番鬼的黑酒”。

中国人可以不懂喝咖啡,但要敢于装懂

△以前老上海的咖啡店

早年还没定“咖啡”这个官方名字前,译名五花八门,“考非”、“加非”……甚至在早期介绍西洋饮食小册子《造洋饭书》里还翻译成了“磕肥”,都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吸引那些想要控制身材的姑娘们。

中国人可以不懂喝咖啡,但要敢于装懂

△民国女学生喝咖啡的腔调

20世纪30年代,上海最早的咖啡馆在外滩,那时候的咖啡被上海人称作“咳嗽药水”。后来咖啡尤其是民国时期,融入海派文化的文人先驱们的社交圈子里,更是风风火火。

在咖啡馆里喝着咖啡,已经是上世纪30年代上海电影的重要场景,男女角色约会时,在咖啡馆对男招待来一句:“Boy,两杯咖啡。”当然更多出现在办公室和客厅,以咖啡招待亲友的聚会场合。

中国人可以不懂喝咖啡,但要敢于装懂

△《色戒》中王佳芝坐在凯司令的那一幕,是受到这张咖啡馆老照片的启发

即便是资源匮乏的年代,老上海人家里的炉灶上,仍会煮着咖啡。上海人爱磕咖啡的程度,是连困难时期都不放过的,1961年上海发明的低成本“咖啡茶”,就是将下脚料的咖啡豆研磨成细粉,铺上糖粉一起烘干压制而成。

中国人可以不懂喝咖啡,但要敢于装懂

摩登小资的海派kol张爱玲最爱牛奶咖啡:“别人看我翻海明威的小说,以为我和他一样喜欢美式,其实这是误解,我喜欢喝奶咖,最好放低脂奶,这样奶腥气少些。”

洋咖啡恰如其分的和上海那代人的摩登追求贴合,从中产阶级以上群体扩散到普通职员市民阶层。咖啡早就不是咖啡本身,它更像是一种洋气摩登的象征,一种小资文化圈子的磁场。

中国人可以不懂喝咖啡,但要敢于装懂

△电影《花样年华》还原了那代上海人的神韵

本土咖啡版图

比你想的还要庞大

我们中国也有自己的咖啡吗?有的,我们本土咖啡版图,其实比想象中的更要庞大。

中国人可以不懂喝咖啡,但要敢于装懂

早在1884年,英国茶商首先将咖啡树引进了气候适宜的台湾,台湾开始种植咖啡。尤其是到了日据时代,台湾咖啡开始盛行。

1892年法国传教士将咖啡从越南带到了云南,是中国大陆最早关于咖啡种植的记载。

其实这些国外传教士更多是为了一解自己的咖啡瘾,而作为世界茶原产地的中国,大家对咖啡种植这件外来饮品多少都存在着水土不服的现象,所以都没有规模化。

中国人可以不懂喝咖啡,但要敢于装懂

目前我们中国的咖啡种植产地主要集中在台湾、云南、海南部分地区,四川、两广地带也有少部分属于咖啡带,可以种植。

真正商业化种植生产大约是在20世纪50年代中期,当时为了满足东欧和苏联国家的外交需求,云南的保山市潞江坝成为了全国第一个阿拉比卡种咖啡生产基地

中国人可以不懂喝咖啡,但要敢于装懂

现今的云南咖啡,已经扛起了中国精品咖啡的大旗。咖啡产量总值占到全国的98.3%。云南咖啡属阿拉伯原种的变异种,经过长期的栽培驯化而成,一般称为云南小粒种咖啡。

云南自然条件与哥伦比亚十分相似,即低纬度、高海拔、昼夜温差大,出产的小粒咖啡属醇香型,其质量口感类似于哥伦比亚咖啡——浓而不苦,香而不烈,略带果味。

中国人可以不懂喝咖啡,但要敢于装懂

海南咖啡也是我国咖啡版图上不能被替代的一块,最早是由华侨引进咖啡苗种植的,经过海南岛的风土条件驯化而成其独特的芳香。

最负盛名的要数兴隆咖啡和福山咖啡,当时周恩来来海南视察,就曾喝过兴隆咖啡,赞起为佳品一流。福山咖啡的创始人来源于广东开平的华侨,从印尼经商回来引进咖啡生产的。

中国人可以不懂喝咖啡,但要敢于装懂

海南咖啡虽然产量不比云南,但品种多为大粒种和小粒种杂交而成,咖啡豆饱满圆正,当地人喝咖啡的习惯,更偏向于南洋风情

在海南,约人喝茶叫“老爸(老伯)茶”,约人喝咖啡也有入乡随俗的叫法:”要不要一起去打锅 B 针?“ 锅 B,是海南人对咖啡的口头称呼,马来语和闽南语的杂交,英文里写成 Kopi。

现在市面上的“白咖啡”,大多是用混合咖啡豆、加糖、加脱脂奶制成的三合一咖啡,也是南洋华人们怕深度烘焙的咖啡燥热而创造的。

在海口兴隆等地的早茶店,如果你说来一杯兴隆咖啡,就默认是咖啡加炼乳,只加糖应该叫咖啡欧。这里的人一壶茶、一杯咖啡、一个面包,就是一顿南洋风味的早茶。

中国人可以不懂喝咖啡,但要敢于装懂

△《早餐中国》里海南海口的一家老爸茶馆

而早早萌芽的台湾咖啡,种植在亚热带,又有明显的雨季。大多种植在嘉义阿里山、台南东山、云林古坑的荷苞山、惠荪林场等地。荷苞山的咖啡豆风味接近中南美洲豆,有柔和的酸味,口味均衡。

台湾人喝咖啡就像是全民运动一般,不只是咖啡馆,连速食店都可迅速喝到咖啡。据说在惠荪林场附近国姓乡的路边咖啡馆喝一杯“台湾咖啡”花的钱,甚至比在目前全球最高的台北101大厦喝正宗的意大利Lavazza咖啡还要贵。

中国人可以不懂喝咖啡,但要敢于装懂

香港虽然没有自己的咖啡生产种植地,而且长期受英派熏陶下的港风,咖啡却能生长出独有的文化。

中国人可以不懂喝咖啡,但要敢于装懂

在香港茶餐厅可以叫“咖啡走糖”,也可以叫“飞沙走奶(即黑咖啡)”也可以叫“鸳鸯”,香港独创的鸳鸯精彩之处,是居然能把中国红茶和西方咖啡,混杂碰撞出一股浓烈又醇厚的香气。

盛在精致的白瓷碟端起来配菜。无论叹茶还是叹咖啡,都是市民在忙碌的日常中偷得一日闲的享受。

中国人可以不懂喝咖啡,但要敢于装懂

香港人还创造了全世界最难喝的咖啡——ICAC廉政公署咖啡。一句“请你到ICAC饮咖啡”无论是香港电影作品还是真实情况,都已经融进了香港人的咖啡情趣里。

无论你是香港富豪、坐拥大权的政府高官、还是一个小小的公职人员,都得小心警惕这杯咖啡。懂的人知道这咖啡到底有多难喝,但就算再难喝,也不是你有钱就能喝得起。

△廉政公署咖啡有多难喝,看看就知道了

当代青年,全靠咖啡花式续命

你为什么戒不掉咖啡?

现代的年轻人只会嚷嚷着要戒掉咖啡,早应该把鲁迅先生的名言——“我只是把别人喝咖啡的时间都用在了工作上”作为自己的座右铭。

据鲁迅教过的学生许钦文回忆,鲁迅平常喜欢喝茶,很少喝咖啡。郁达夫在《回忆鲁迅》中写过,吃完饭,茶房端上咖啡,鲁迅向正在搅咖啡的许女士看了一眼,对她说:“密丝许,你胃不行,咖啡还是不吃的好,吃些生果罢!”

中国人可以不懂喝咖啡,但要敢于装懂

△猫在内心os:为什么我不是加菲

但老艺术家猜测,鲁迅先生只是与咖啡相爱相杀,《鲁迅日记》亦有多次关于咖啡的记载,不过打了马赛克,写作“加非”。也许他只是在别人工作的时候把咖啡给喝了,还喝夫人密丝许的咖啡。

这句座右铭肯定还会被咖啡瘾患者diss,因为现代的人,不是把别人喝咖啡的时间都用在了工作,而是喝咖啡和工作完全就是天造地设,要同步进行的一对儿。

没有咖啡,一天的清晨没法开启,工作就进行不下去,让社畜闻着落泪,熬夜党再也无所遁形,甚至还有整天把咖啡当水喝提前骨质疏松,咳断3根肋骨的新闻。

中国人可以不懂喝咖啡,但要敢于装懂

喝咖啡,从小资小众到如今成了现代都市人最in的日常仪式。有的当健身减肥的最佳饮品,有的当最能入口的社畜良药,有的是真的爱喝咖啡到上瘾,有的只是为了迎合当下一饮而尽……不管是哪一类人群,咖啡或多或少地在宣示着有品中产的主权。

中国人可以不懂喝咖啡,但要敢于装懂

曾经以为速溶咖啡就是咖啡全部的我们,直到越来越多的咖啡厅,还有港式茶餐厅的引入,我们才懂得原来咖啡还可以不是粉冲出来的,甚至流传着当代咖啡圈的鄙视链——你说靠奶茶续命,身上90%的奶茶和10%的水做成的。

咖啡精们会告诉你:不好意思,我是靠咖啡续命的,哪天要是缺了咖啡就浑身难受。

中国人可以不懂喝咖啡,但要敢于装懂

而在咖啡圈内,这种鄙视链battle得比圈外更加激烈。喝手冲的>喝美式的>喝奶咖的>喝挂耳的>喝速溶的。

站在咖啡鄙视链最高端的,秉承着又苦又浓的黑咖啡都是原汁原味的真谛,喝无糖的鄙视微糖的,微糖的鄙视半糖和all in的。当代人都是越苦越高级,越虐越抖m越高级。

你还跟我装什么格调——“拿铁太老套,要选就选馥芮白”,不好意思,无论什么拿铁馥芮白,还是焦糖玛奇朵、卡布奇诺和摩卡,统统都是浓缩咖啡 蒸奶罢了。

一杯好咖啡,讲究冲煮的器皿才是他们在乎的。在他们看来,喝手冲的>喝虹吸的>喝意式特浓的>喝美式的>喝奶咖的>喝挂耳的。手冲咖啡才是当今精品咖啡时代最流行的咖啡冲泡方式。

中国人可以不懂喝咖啡,但要敢于装懂

不好意思这里没有速溶,要知道在他们世界里,速溶咖啡就是咖啡因,跟咖啡完全是两码事儿。

然而作为当代职场办公室必配的咖啡修养,真正大多数还是处于鄙视链最底端,混合了奶精和糖精的三合一速溶咖啡,慰藉的是长期熬夜加班的小白领们;真正能有闲为一杯咖啡等上两个钟的,不是摸鱼党,就是能给全公司发工资的人。

中国人可以不懂喝咖啡,但要敢于装懂

再奇特再稀少昂贵的猫屎咖啡,也不过是用来炫富,实则夹杂着有些残忍的自然真相,不见得有比速溶咖啡高贵到哪去。

那些各种程序都精准贯之的精品咖啡,比真正地道的路边摊野生咖啡,贵的可能不过是手工和时间成本,还有看似高档次的包装而已。

我们对咖啡的追求愈来愈精致高标准,但无论如何,个人喜好不分高低,这种鄙视链你可以当玩笑视之一笑。无论哪种嗜好,都是一种追求更舒适更自由的生活方式,适合自己当下的心境,比什么都重要。

中国人可以不懂喝咖啡,但要敢于装懂

当你带着一身疲惫,遇见一间能让你暂时透透气的咖啡厅,坐下来偷得哪怕只有十分钟的闲。你会觉得,一座城市的街角有一间咖啡馆,该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不说了,老艺术家要去泡杯速溶咖啡压压惊。

原创文章,作者:刘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icafe.net/3016.html

联系我们

本站信息来源于网络,本站意在传播咖啡文化,若侵权请告知删除